“整张专辑是一个整体的作品,我在做音乐时,会有很多画面片段闪过,就像电影一样。在整个音乐创作到某个时间时,就会有一幅画面强烈的浮现在我脑海里,我就按照这些画面把整部作品分成了8个部分。而这些数字代表着出现这些画面的时间。”——Ólafur Arnalds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听3055的时候还是两年前在微博上偶然看见某个MAD,渚薰和真嗣之间的羁绊,BGM就是《3055》。没看过EVA,自然不懂他们之间的遗憾,但在追随动漫的这些年里,或多或少知道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对于我来说,很多时候我关注的重点和别人不一样,作为圈外人和旁听者,一直保持着对旋律的好奇,无论看什么,首先关注的总是背后的音乐。“3055”,有趣的数字。或许是由于对EVA的不了解吧,反而看到了不一样 东西,有点小庆幸,这背后是一个大惊喜。每当认识新的曲子、音乐家,总是礼貌地保持和他们的距离,不是过度地深挖他们的历史,而是仅仅站在某个距离点,静静地欣赏音乐旋律。我从来都不是狂热的粉丝,只是一个过路人,听到美妙的音乐而暂时驻足,停下脚步听完曲子,留在心里的是听音乐的那个时刻的心情,和回忆起的画面。对待音乐,捕捉最纯粹的本质,剔除外界的纷扰。


《Nuvole bianche》

http://www.xiami.com/song/1769033941?spm=a1z1s.6659509.0.0.ZlxLTh

       高中第一年,跟家里要了零花钱,说着要买个MP3,可以听英语,这样的说辞我自己都是半信半疑。买了MP3之后,它的一生都是在音乐中度过。初中开始每天晚上变得不那么容易睡着,躺在床上到睡着往往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,心里似乎装着太多东西,而无从说起,虚无又沉重。后青春期,雨后的花。开始躺在床上听着隔壁床小Y呼噜呼噜地打呼,对面小L打着手电筒在看书,这时候戴上耳机,音乐瞬间隔绝了一切杂音,从温柔的海浪淹没至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每天晚上单曲循环Ludovico Einaudi的《Nuvole bianche》,绝妙的现代古典,古典的温柔和现代的情绪,两条线糅合在一起变幻出高度契合美感。像Ólafur Arnalds一样,对于我来说,每一首歌都有它对应的画面,有些是汹涌的大海,有些是静谧的夕阳,有些是从顶楼迎着朝阳下坠的奋不顾身,有些则是在孩提时在小院时的温情晚饭。六七岁的时候,父母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痕,到初二的时候摇摇坠坠。某天中午父亲突然在饭桌上说,“如果不是因为你们,我和你们妈妈应该就离婚了”。对我来说,那是重重一击,震惊,难受,其实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没有痕迹的,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,父亲睡在楼下,母亲睡在楼上,两个人当对方是空气,好像我们几个孩子是各自的孩子。到高中大闹了一次后,好像现在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。这些年吵吵闹闹,一直没有分开,但是两人已经没有爱了。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当初没有分开是不是正确的,我也想过或许分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晚上听着《Nuvole bianche》的时候,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小时候的某些画面。母亲在后院摆了一张桌子吃饭,父亲偶尔喝我们聊聊天,偶尔喝几口小酒,大家慢慢地吃着,天空是蓝色的,夕阳的余晖慢慢渗透过来,归鸟叫着回巢。一遍又一遍,这首歌已经被我擅自画上了背景,暖色调,情绪是感伤,即便这么多年后再次听起,还是那些无法忘怀的画面,虽然有遗憾和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随着年岁增长,很多事情都能看开,像个大人一样老练地思考,但其实很多大人的情感都是长不大的。临近毕业,每个人都匆匆忙忙地找工作,突然发现自己在日复一日的繁忙里渐渐忽略了很多东西,不再放慢脚步看夕阳,不再随性拍出生活的美好,不再耐心等待一首歌的前奏,不再为了生活而感动。每天在拥挤的地铁上,戴着耳机内心才能沉寂下来,放空自己。友情、爱情和亲情,担心自己看似什么都有,其实失去了很多。一旦发现,就抑制不住慌张,成年人的麻木是不是就是在这样的匆忙和慌张里生长的呢?我希望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,不随时光流逝而迷失,永远记得三岁时最早的关于家的记忆,永远记得每一个我亲密的朋友,永远记得第一次和他对话的那句“你好”,永远记住那些扎根在心里美好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   音乐的意义可能就是这样,旋律给你一把回忆的钥匙,打开过去尘封的门,发现我们最不想遗忘的东西,带着这样的心情头也不回地走向未来。

评论

© 海述 | Powered by LOFTER